由一个纯收敛喷管和一个同心的外套筒组成2018-12-16 14:36

——

由一个纯收敛喷管和一个同心的外套筒组成

乡村和小城镇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它们是一个社会的最基层。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,本身也是国家治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作者:本刊记者 石勇 来源:南风窗 日期:2018-03-24   “农业强不强、农村美不美、农民富不富,决定着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。”习近平总书记3月8日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篇大文章,要统筹谋划,科学推进。 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间刻度,中国的乡村社会将迎来几千年未有之变。  按照十九大提出的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分两个阶段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战略安排,明确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是,到2020年,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,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;到2035年,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,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;到2050年,乡村全面振兴,农业强、农村美、农民富全面实现。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把乡村纳入现代化的发展和社会治理思路,正是促进整个国家现代化和社会治理一体化的重要特征。  乡村振兴离不开治理现代化,反之亦然。在党和国家的部署中,乡村将迎来重大的发展机遇。而我们的认知模式、心理模式、行为模式都要变。在制度设计中,人才、资源、科技、政策等,在整个社会结构中将得到更优化的配置。?  两个历史进程同步发生  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,今年再进城落户1300万人,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。目前,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58.5%,五年来,8000多万农业人口转移成城镇居民。  这个城镇化进程是很迅速的。按照城镇化率每年增加1.2个百分点来算,到2035年,乡村也仍然会有3-4亿人口。  中国的人口结构,粮食安全,社会治理体系,国家的现代化,都决定了乡村不能是城市的附庸。十九大报告指出,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。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,按照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的总要求,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,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。  因此,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,城镇化和乡村振兴应该是同一个历史进程,应该同步发生。 ?  那么应该怎么同步发生呢?  跟城镇比,乡村处于天然的弱势。城镇本来就是对人口、资源最有效率的一种组织体系,其生活结构正是从这种组织体系而来。在工商业的发展中,它的生产效率是惊人的,极大地塑造着一个社会的发展格局。  从人类历史上看,是城镇先打开了现代化之门。城镇所对应的生产结构越占主流,创造的越大,一个国家离农业社会就越远。城镇化率因此是衡量一个社会发达程度的重要指标。但也不尽然,比如巴西城镇化率已经超过86%,但还处在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阴影中。这是因为其较大的贫富差距,很多人进入城市不过是栖身于贫民窟,是从农村到城市的地理空间的位移。这种城镇化的质量并不高。这也是我们强调有质量的城镇化的原因。  同样是从人类历史上考察,城镇的发展,或多或少对乡村都具有“抽血”效应。中国在几十年来的城镇化历程中,也没有避免这一状况。乡村中有一定文化资本的人才,甚至廉价劳动力,不断地被城镇吸走。乡村的产品,在缺乏技术、信息、交通、谈判能力优势的情况下,在市场上也处于劣势。更何况,广大的乡村多以小农为主,偏僻落后,在工业化、现代化过程中很难成为主体。城乡的发展体现为一种单向的由乡村向城镇“输血”的特征。  这种社会演化的情况显然要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变了。乡村振兴不能被解读为“乡村不行了所以要振兴”,而是一个重大的战略:在发展城镇化的同时,也同步,甚至加大力度让乡村作为主体进行发展,最终使乡村成为整个社会一体化中的一个美丽空间,而不是“城乡二元”中仍然在社会经济层面极为弱势的那一元。  有质量的城镇化和乡村振兴,是中国社会发展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“一体两面”。这是一种主动的战略谋划。?  人口和人才  在“自然竞争”中,乡村因为在城镇面前处于劣势,“自我发展”是有难度的。因此,需要在国家层面配置各种体制机制,破除妨碍乡村振兴的各种利益结构,在政策、人才、资源等方面为乡村振兴提供保障。同时,在整个社会中引导各种资源和力量参与乡村振兴。  多年来,乡村在城镇化具有吸引力的潮流中,在很多地方出现“空心效应”,不仅表现为人口外出、产业空虚等凋败现象,也表现在社会秩序的失序上。在一些地方,某些灰色黑色的力量控制了乡村的利益结构。比如一些村霸出现,甚至与乡村权力结构合流。这些力量不仅危害人民群众利益,也恶化了乡村的社会秩序和发展环境。“扫黑除恶”进行一段时间以来,已有一定的震慑效应。但要消除灰色黑色力量滋生的土壤,需要同党的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。  在一些地方,受“空心效应”影响,党的基层组织涣散,思想保守,得过且过,不仅没有凝聚力,也没有战斗力,担负不起发展集体经济,带领群众致富的重任。通过人才、资源的引导和配置,让党的基层组织力量增强,不仅是在发挥基层治理的功能,也是乡村振兴成功的关键。  从人口结构上看,乡村振兴意味着“有些人要走,要些人要留下,有些人要来”。比例各不相同,地区也不一样,但这是一个人口结构和人才结构的配置。这种配置,需要通过国家的资源配置自然引导。  人口越来越往大城市集中是一个世界性现象。人口和人才是一个城市竞争力的需要,而乡村往城市的流动,小城市往大城市的流动也是一个规律。在现在的中国,情况正是如此。很多人都说,“三四线城市人口往一二线城市走,五六线城市人口往三四线城市走,农村人口往五六线小城镇走”。这种说法跟人口流动的统计数据是一致的。  这个趋势符合符合中国城镇化和乡村振兴的要求。  乡村振兴,不能仍然是传统的农业社会,或者说,不是为了维持传统的农业社会。那种思路是不可能实现战略目标的。数量极为庞大的小农人口在现代的生产结构中很难走到现代化。分布在偏僻贫瘠之地的人口更是如此了。因此乡村振兴需要一些人异地安置,需要每年都有一定的人口数量转移到城镇实现就业。当然,它也需要农村、农业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社会空间和产业结构。  这就涉及到农民和农业深刻转型的问题。?  深刻的转型  很多调查都显示,在一些地方,农村土地出现撂荒现象。熟练掌握耕作技术的老人渐渐老去,而年轻人,甚至从80后起,很多人已经不会种地,在现在种地特别没有经济和社会身份的吸引力的背景下,也没有种地的打算和意识。  这种情况让人很自然就会产生一种忧思:“以后谁来种地?”那些传统的农业生产,还能一代代进行下去吗?  再看一下已经不种地的人们,他们过着一种“两栖”的生存方式:在城镇的工业或服务业就业,然后用在城镇的收入支撑自己在城镇和乡村之间往返的生活。乡村似乎失去了以其产业结构支撑人们生活的功能,人们还没有抛弃乡村,仅仅是因为他们暂时还没有能力实现真正的城镇化,好像乡村还是一条退路而已。  “以后谁来种地?”确实是一个问题。但这个问题,从它的发生背景上看,是建立在预设了小农式的生产,农村农业没有进行现代化的基础上的。而这一点,从城镇化的视角来看显然不可持续了,从乡村振兴的视角来看也不是这样的思路。  十九大报告提到的“农村农业现代化”意义极为深刻深远。不仅仅是规模种植、高科技农业等农业现代化,也是农村现代化,即农村从政治、社会、文化、经济、生态、基础设施、环境等方面的现代化。乡村和城市连成一个现代化的系统,城乡差别更多是地理和生产方式的差别。一方面,乡村的产业结构能够使其自我发展,另一方面,乡村可以提供一种居住、生活、生产的选择性。  这样,回答“以后谁来种地?”的问题,就涉及到农民和农业的转型。它不再是小农式的,不考虑经济上的吸引力而只是“职业接续”的逻辑。而是一个新的逻辑:种地是一种跟传统小农不一样的职业。  乡村振兴是对中国乡村社会的一次重构,需要农民转型成为“新农人”,把农业作为一种跟城市的工业、服务业等一样的职业,并且,这种职业在经济收入上、生产条件上都具有吸引力。而对“新农人”的培养,也不是没有现代化技术含量的传统耕作的“子承父业”,而是通过规模化、现代化的农业生产的系统培养,就像工业化体系培养产业工人一样。在人口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关系中,只要“种地”的收入超过或不低于城镇的工商业,并且,乡村的生活条件也具有现代化的特点,自然环境好,就不存在“谁来种地”的问题。  乡村和小城镇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它们是一个社会的最基层。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,本身也是国家治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言传身教,父亲留下精神财富;耳濡目染,儿女传承崇高家风。33年前,陆军第14集团军某部副连长张大权在攻打老山主峰的战斗中,以生命为代价将军旗插上主峰。英雄的儿子张平,追随父亲足迹从军24年,把父亲的影子当作自己追求的人生样子,一直冲锋!

雨水冲不淡往事,逝者的容颜如生般鲜活。张大权还像当年那般目光坚定,保持着冲锋的姿势。

“一定要成为父亲那个样子的人!”多少年多少次了,思念的笔都在张平的心中反反复复刻划着这同一句话。划得生疼,也划出了硬气。

,得知张大权背着家人偷偷报名参了军。老父亲发了雷霆之怒,大骂儿子不孝顺、不顾家。刚出月子的妻子范华敏向公公求情,你就让大权去吧,我相信他会干出一番事业来的!”

话语恳切,音却是抖的。公公年事已高,自己身子尚虚,娃娃嗷嗷待哺,丈夫这一走意味着什么,男人的后腿拖不得。

就这样,出生刚满40天的张平被裹在母亲怀里,与全村人一起,把父亲送上了去往祖国南疆的绿皮火车。

一天天长大的张平,对父亲的印象总是模糊的轮廓。他问母亲,阿爹啥样子?范华敏骄傲地说,你爹可厉害啦,当兵第三年就入了党,第四年就提了干,是个真正的男子汉!他又问母亲,阿爹去哪了?什么时候回来?范华敏总是那句含混而不变的回答,坏人打完了他就回来了。

那次,家里的茅草房被张大权打扫得一尘不染。二十几天里,下地割牛草,忙忙碌碌总也停不下来。妻子劝他,好不容易回一次家,还是多歇着吧。张大权却说,你们好用到我下次回来。

痛苦的是,父亲像管兵一样管他。一次,张平和伙伴们一起逃课去菜地摘茄子玩,回家编的一通瞎话却被父亲识破。二话没说,巴掌伺候。“张平,作为我张大权的儿子,你可以不优秀,你可以犯错误,但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的!”那一耳光的力道,张平到现在还记得。

更多的还是幸福。因为那是自出生以来,张平与父亲相处最长的一段时光。张大权给儿子讲故事,还告诉儿子,做人要诚信、重义,部队里都是这样的人,等你长大了也报名参军,到军营学本事。

一年后的一天晚上,难得和家人一起吃饭的张大权,接到紧急通知,匆匆忙忙地赶去开了一个会,第二天就把妻儿送上了回老家的火车。

分别前,父亲与张平约定,春节一定回家,修修家里的老房子,给他和妹妹带好多好多的礼物,还要教张平做木枪,抓坏人

1984年4月28日,张大权担任突击队长,至死将战旗插上老山主峰。他的事迹见报后,得知张大权牺牲的消息,举国为之感动,范华敏当场晕倒,张平哭天喊地才把母亲唤醒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父亲竟然成为自己在小人书里读到的英雄。

两天后,母子俩到部队参加庆功会,一个咬牙紧握勋章,一个流泪捧着遗像。范华敏强忍心痛,拭去张平的泪滴:“你是一级战斗英雄的儿子,怎么可以哭鼻子?要像你父亲那样,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!”

烈士之子早当家。仿佛一夜之间,张平就长成了男子汉。修缮祖屋是张大权生前的心愿。张平晴天搬石,“燕子垒窝”般完成了父亲的遗愿。头枕着父亲给他做的木头枪,张平的心时时奔向远方,梦想成为父亲那样的英雄。

18岁那年,张平报名参军。两鬓染霜的范华敏只有一句叮嘱:“儿啊,一定要当个好兵,保住老张家的好名声。”

当新兵的日子里,张平都会翻看父亲的照片,读读登着他事迹的报纸。夜里,他常梦到父亲教他打枪,有一次甚至梦到父亲唤他起床站岗。

当班长、提干,走在军旅的每一步,张平都不敢松懈丝毫,因为他不愿听别人说他是躺在父亲功劳簿上的人。

每当自己取得进步或遇到挫折的时候,张平就会偷偷给父亲写信。天国没有邮路,但他还是一封一封地写下去。“和父亲说说话,就不会变得骄傲自满,更不会感到茫然无措。”

张平的军官之路并不平坦。他在排长任上干了4年,才被提拔为副政治指导员,之后的晋升也是规规矩矩。然而,他的履历却很出彩,不论是在基层带兵,还是到机关任职,他的身上时刻有股冲锋的劲头。

回忆起2008年鏖战汶川的经历,张平真悬!身为军运油料助理员的他,冒着塌方和滚石的危险向震中运送给养和建材,屡屡与死神掰手腕。

一次,一块砾石从山上滚下来,砸坏车窗。驾驶员留下治伤,张平独自驾车向前。余震不断,飞石频袭。张平告诫自己,父亲冒着敌人的疯狂扫射都果敢冲锋,重伤不下火线,

眼前的情形与战争相比,危险系数小多了,自己岂能当“缩头乌龟”。任务圆满完成,张平身上却留下多处“光荣疤”。

去年秋天,张平所在单位参加跨区机动演习。他重感冒未愈,被划入留守分队行列。“我父亲当年在战斗中腹部受伤,肠子流了出来,可他简单包扎后仍然扑向敌人

凯旋,张平来到父亲的塑像前。细雨沥沥,张平胸中却波涛汹涌:“阿爹,你的影子就是我的样子。儿会永远追随你,向前冲锋!”


版权所有本港台同步报开奖直播-本港台同步开奖直播室-本港台现场报码开奖台-本港同步报码开奖结果